新闻资讯

NEWS CENTER
栏目导航

望夫成龙

发布时间:Mar 30, 2019         已有 人浏览

  钱家有三个女儿,善良朴实的二女儿顺顺是钱家收养的女儿,是个厨师,她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张孟奇在婚礼前夕,突然提出分手,伤心的顺顺面对情敌的哥哥的表白,不知何去何从。养尊处优大女儿媛媛是钱妈妈美艳的心头肉,却在丈夫孙磊破产后,生活面临天翻地覆的变化。天真活泼三女儿钱宁宁发现自己与男友沈谦威渐行渐远之后,也遇见“欢喜冤家”周继阳。经历了风风雨雨,钱家的女儿们最终收获幸福,也明白了“情义无价”这一钱家代代相传的“传家宝”的线]

  张孟奇在经历一系列的打击和悲欢离合后,绝望的他打算跳河自杀。一年前,孟奇顺利获得整形界年度最佳优秀奖,而在颁奖仪式上,他一直期待着女友钱顺顺能到场与他一同分享喜悦。此时顺顺正拿着花赶往典礼,她奋力赶到现场,并上台为孟奇送上花束。孟奇的梦想是成为医院院长,而顺顺一直在身边支持着他。在他出国学习时,而她则在他母亲的西餐厅努力工作。钱家有三个女儿,大女儿钱媛媛嫁给了富豪赵磊,二女儿就是顺顺,三女儿是宁宁。媛媛回国时,赵磊有事走不开,于是让顺顺去接她。而孟奇在国外的前女友杜嘉琳也回国了,并让孟奇来机场接她。媛媛出机场时不慎撞到了嘉琳,于是两人争执起来,而嘉琳下楼梯时还不小心崴到了脚。这时顺顺来了,替媛媛向嘉琳道歉。孟奇见顺顺来了,赶紧躲到一旁。媛媛嫌顺顺开来接她的车太寒酸,于是自己打车走了。顺顺见嘉琳一直在等车,于是主动提出送她一程,并将自己的球鞋借给嘉琳穿。媛媛回家后各种傲娇,将自己买的礼物送给大家,并要带大家出去逛街购物,可钱父和钱奶奶却劝她多陪陪女儿安琪和赵磊。顺顺帮嘉琳送到酒店,并邀请嘉琳来自己的餐厅吃饭。嘉琳安顿好后,便来到顺顺的餐厅,将球鞋还给她。顺顺为嘉琳送来热水时,不小心被邻桌的小孩撞到,于是顺顺手中的水不小心洒到了嘉琳的腿上。顺顺赶紧将烫伤的嘉琳送去医院,而在等医生的时候,由于店里太忙,顺顺便先回了店。嘉琳进去看诊时发现医生正是孟奇,嘉琳激动地抱住他,她忘不了孟奇,所以特地回国来找他。孟奇为她将伤口包扎好,并劝她放下过去的感情。媛媛与钱母逛街时,给赵磊打来电话,告诉他自己逛街买了三万多的东西,赵磊很无奈,可又不好说什么。晚上顺顺给孟奇打来电话,询问嘉琳腿伤的事情,孟奇这才发现顺顺和嘉琳居然已经认识了。之后顺顺提醒他明天拍婚纱照的事情。第二天嘉琳借口腿疼,让孟奇来看她,还拉着孟奇陪自己玩。钱母和宁宁陪着顺顺来拍婚纱照,可穿上婚纱的顺顺一直等不到孟奇很失落,她还以为孟奇医院有事耽搁了。一旁度假的杜允泽见顺顺身姿优雅,于是情不自禁的拿起相机拍起了顺顺。嘉琳声称要追回孟奇,可孟奇解释说自己已经有了顺顺,并要与她结婚。激动的嘉琳坚持让孟奇回到自己身边,并与他抢起了方向盘,于是车祸发生,孟奇不慎撞伤了头。孟奇在医院醒来,好在头部只是轻伤,嘉琳也并无大碍。孟奇换上衣服准备离开,这时顺顺和张母赶来了。

  孟奇赶紧躲过顺顺和张母,将嘉琳送回酒店后,自己便回家了。顺顺和张母在医院里找不到孟奇后,便回家了,这才发现孟奇竟然在家。张母赶紧询问车祸的事情,孟奇随意敷衍了过去,并为自己失约的事向顺顺道歉。安琪不小心撞倒了媛媛的香水,香水洒到媛媛的裙子上,媛媛气愤的责打起她。钱母和顺顺过来帮忙照顾安琪,而媛媛傲娇奢侈,势力的钱母也只看好媛媛,甚至当面讽刺顺顺寒酸。赵磊的服装工厂遭到流氓的打杂,许多设备也都坏了。现在他的公司每况愈下,到处负债,甚至连员工薪水都发不出了。杜允泽是嘉琳的哥哥,并是铂尔曼酒店的总经理,而他的事业也横跨百货美容等等。近日他的摄影展开展了,并要即将维持十天,而拍卖的全部金额也会捐作公益。宁宁的朋友送了她一张摄影券,于是她带着顺顺一起去参加摄影展。两人去看摄影展时,忽然发现展会上的部分照片竟是顺顺的婚纱照。杜允泽正好也在场内,顺顺以为他是工作人员,于是让他将照片撤下来。可杜允泽声称这些照片是艺术,所以坚持不撤。而他也将顺顺的名片要来,表示会尽快处理好这件事。嘉琳来到医院找孟奇,孟奇将她拉倒天台,向她道歉,并告诉她自己即将和顺顺结婚。嘉琳求他留在自己身边,并站上了阶梯,以性命威胁孟奇。孟奇只得先将她安抚好,然后赶去酒店,而嘉琳尾随其后,坚决不要放弃孟奇。钱家一家人盛装打扮好,准备前去和张家相谈婚礼的事情。顺顺等人到了酒店后,赵磊的工厂忽然出了意外,于是他赶紧去了工厂。法院的通知书下来了,赵磊的工厂倒闭了,他的账户也被冻结了。赵磊很难过,他向员工们深深鞠了一躬,以表示自己的歉意。饭桌上,钱母一直显摆着自己的新表,还故意讽刺孟奇家境贫寒。不甘示弱的张母与她互相讽刺起来,一场家宴也不欢而散。媛媛回家后责怪赵磊不出现,赵磊向她道歉,并不打算将工厂破产的事告诉她。晚上嘉琳在酒吧买醉,并回忆起和孟奇在美国时的甜蜜过往。醉酒后的嘉琳回到家,杜母见了过来安慰她,可她对杜母始终心有芥蒂,所以不愿留在家里。原来杜母以前对她一直特别严苛,还将酒店交给杜允泽,毕竟杜允泽是杜父和他前妻的儿子,所以嘉琳不想原谅她。赵磊带着以前的员工,做起了申通快递,每天亲自送货,任劳任怨,辛苦送货。

  杜母来找嘉琳,劝她回家,并表示会为她争取铂尔曼集团的股份。孟奇的朋友带他来到健身房玩,却正好碰见了来健身的嘉琳。之后孟奇的朋友被别人约走了,于是孟奇自己练了起来。练完出来的孟奇又碰到了嘉琳,原来她一直在外面等他。两人一起坐电梯下去时,电梯忽然出现故障。有幽闭恐惧症的嘉琳慌张的喊叫起来,孟奇则一直在旁边安慰着她,并跟她说起萤火虫的故事,于是嘉琳情不自禁的扑到孟奇的怀中。这时维修员过来将电梯打开,救出了他们。建筑工人周继阳拿着父亲的紫砂壶茶具路过铂尔曼酒店时,不小心被莽撞的宁宁撞到。紫砂壶摔在地上全碎了,他找宁宁要赔偿,可宁宁以为他是碰瓷的,坚决不给钱。两人争执时,孟奇送嘉琳回来了,而嘉琳拉着孟奇不让他走,还把他拉进了酒店。宁宁见了,以为孟奇出轨了,于是激动地要跟过去查看,周继阳以为她要跑于是拉住她,不得已宁宁拉着他一起追去。嘉琳将孟奇带到自己的房间里,与他聊起了两人的过往。孟奇想要离开,她却又拉住他,让他替自己换药。这时顺顺打来电话,嘉琳却故意将红酒洒在孟奇的身上,然后让他去洗手间洗洗。宁宁和周继阳一直到处找着孟奇,正好看见服务员将孟奇干洗好的衬衫送来,于是宁宁直接闯了进去,声称要找孟奇。可宁宁找了一圈都没找到孟奇,而孟奇听见声响,便一直躲在洗手间里。孟奇刚回来,宁宁便给顺顺打来电话,得知孟奇在顺顺身边,于是宁宁怀疑自己是认错人了。而孟奇抱住顺顺,觉得对她有愧。宁宁为了自己的小说梦,悄悄将自己的教师工作给辞掉了,可是担心钱母责怪自己,于是一直瞒着她。钱母的生日快来了,于是顺顺找来媛媛,商量为她庆生的餐厅。可媛媛嫌弃餐厅都不够档次,于是提出带亲戚家人都去三亚度假。可度假的花费太高,顺顺觉得无法负担。可媛媛却坚持这样,并声称要自己一个人出所有度假的钱。钱母在房外听见了,对顺顺更有意见了,还故意讽刺顺顺倒贴孟奇。顺顺给孟奇送饭时,孟奇正好在跟院长开会,于是护士接下了盒饭,并嫌弃顺顺身上的油腻味太重,让她以后盒饭放前台就行了。离开时顺顺听见了院长和孟奇的谈话,原来林太太手术后由于自己行为不当,导致恢复不好,为了出气,于是院长要辞退孟奇。张母在跟朋友吃饭时,正好看见旁边包间的钱母,于是准备过来打招呼,却听见钱母埋怨孟奇依仗顺顺的钱上大学。气愤的张母过来跟她争执起来,并将宁宁在咖啡店打工的事情告诉她。气极的钱母过来找到宁宁,责问她将教师工作辞去的事情。

  钱父回来后,宁宁向钱父求助,于是钱父帮着劝钱母理解宁宁。可钱母依旧不原谅宁宁,还让她一直跪着。其实家里所有人都知道宁宁的事,只有钱母不知。媛媛出去购物时发现自己的卡全部刷不了,回家后又发现赵磊将保姆辞了,于是她责问起赵磊。赵磊实在受不了了,于是与她争执起来。压力巨大的赵磊离开了家,一个人跑了出去想事情,他实在无法将真相告诉安琪。顺顺安慰着孟奇,并要将自己存下的钱拿出来帮助孟奇入股开整形医院。晚上顺顺将自己的存折拿出来,可这些钱离他开店的钱还差一半呢。而钱父得知后,也想帮帮孟奇。嘉琳将孟奇约出来,要求将两人的关系告诉顺顺。而孟奇觉得很无奈,他表示最近因为工作的事已经很头疼了,所以让嘉琳别再逼自己。孟奇很想参加今晚的一个派对,因为出席这个排队的大都是整形界名人,而想要涉足医疗领域的铂尔曼集团,也会出席该晚会。嘉琳听了拿出包里的请柬,她来找他就是为了帮助他。晚上嘉琳带着孟奇出席晚会,而孟奇之前工作的医院院长也出席在内,于是两人一起过去奚落院长,还指责他用人不当。杜母作为铂尔曼的董事长出席后,孟奇这才知道原来嘉琳的背景如此雄厚,于是他想到利用嘉琳来拓展自己的工作领域。允泽联系了顺顺,声称要将东西还给她,于是顺顺让他来店里找自己。张母在店里工作时忽然闪了腰,顺顺又一直打不通孟奇的电话,于是背起张母去医院。可一直都打不到车,这时杜允泽来了,将她们送去了医院。张母在治疗时,允泽将顺顺的照片全部还给了她。顺顺不知道他就是偷拍自己的人,还感谢他帮自己送回照片。顺顺送张母回来时,正好嘉琳也开车从另一边送孟奇回来了,好在两边都没看见对方。为了帮孟奇,钱父将钱家的存款全部拿出来给他,让他拿去开整形医院。孟奇很感激钱父,可钱父表示,只要他对顺顺好就行了。赵磊乡下的母亲来看望赵磊,可赵磊不在家,于是保安让她在小区大厅里等着。赵磊每天干完活后,还换上西装,员工劝他将事实告诉家人,因为媛媛每天还是各种购物,并将请款单打给了公司的财务,让财务去结账。晚上赵磊将赵母带回家,媛媛回来见了却各种嫌弃,还让她出去住酒店。安琪却跟她很亲热,还让她陪自己玩。媛媛为了赵母的事情跟赵磊吵起来,并要带着安琪回娘家。

  赵磊责怪媛媛自私自利,两人争执不休。赵母在门外听到这些,心里不免感伤起来。第二天一早,赵母做了一桌早餐,可媛媛却嫌弃起这些早点,还故意不吃。为了帮助孟奇,顺顺打算再找一份兼职来赚钱。顺顺找了份酒店厨房的兼职,而她离开时正好被允泽看见了,原来她兼职的酒店就是铂尔曼酒店。顺顺和宁宁回去的路上碰见了送快递的赵磊,这才知道他破产了。顺顺劝他将事实告诉媛媛,可赵磊不想媛媛和安琪担心,所以拜托顺顺和宁宁保守秘密。晚上媛媛要出去聚餐,并为赵母准备了一碗泡面。赵磊见了却很心寒,自己对钱家一直予取予求,可媛媛对自己亲妈竟然这样。赵磊责骂媛媛没良心,于是两人争执了起来。赵母见了更加自责,觉得是自己打乱了赵磊和媛媛的生活。早上吃饭时,张母一直在孟奇耳边抱怨顺顺哪哪不好,在得知钱父拿了自己的养老金来帮助孟奇后,她便勉为其难的同意他和顺顺结婚。孟奇凑够钱后,便打算开整形医院了。之后孟奇和顺顺两人找好开医院的地点,并亲自打理起来,还一起幻想起了美好的未来。孟奇很感激顺顺,并买来戒指,浪漫的向顺顺下跪求婚。顺顺感动答应,两人甜蜜亲吻。赵母为媛媛做了一桌早餐,可媛媛并不领情,还嫌赵母脏。这时赵磊回来帮安琪拿杯子,看见媛媛对赵母如此恶劣,于是气愤的与她争执起来。气极下媛媛提出了离婚,还要带安琪走。可安琪不愿意跟媛媛走,惊吓间竟然独自跑出去了。赵磊媛媛见安琪不见了,于是赶紧出来寻找,这时宁宁来了,也帮着找起了安琪。杜母和允泽讨论酒店下周的推广计划时,嘉琳来找杜母,询问并购的整形医院的管理人选,她是想让孟奇负责。允泽来到一处公园内采风摄影,在拍一些小孩子玩闹的场景时,顺顺忽然来了,和孩子们玩在一起。允泽忍不住给顺顺也拍了几张,却被顺顺发现了,顺顺认出了他,这才知道自己先前的婚纱照也是他拍的。允泽将自己拍下的照片拿给顺顺看,两人相聊甚欢。周继阳去工地工作时,发现了旁边哭泣的安琪,于是上前来安慰她,并要将她送回家。这时宁宁找来了,以为周继阳是人贩子,上前便要袭击他。周继阳躲过了,宁宁见他有些眼熟,这才认出他来。安琪解释周继阳是好人,宁宁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他了,于是向他道歉。宁宁将安琪送回去,赵磊向她道歉,表示永远要一家人幸福的在一起。嘉琳去了西餐厅,还威胁孟奇也过来。孟奇怕她乱来,于是打电话约顺顺来找自己吃饭,可顺顺声称晚上要去做兼职。这时嘉琳来了,跟顺顺说自己的男朋友有外遇而且要结婚了,顺顺劝她懂得退让,毕竟人家都快结婚了。

  嘉琳看见顺顺手上的戒指,于是猜出来是孟奇送的。嫉妒心重的她向顺顺要来戒指套在自己手上。孟奇赶紧跑来,两人还装作不认识,一起聊天。宁宁在咖啡厅写小说时,不小心撞到了过来买咖啡的周父。咖啡洒到周父的裤子上,宁宁赶紧向他道歉,可他情绪激动的要宁宁赔偿,吓得宁宁赶紧跑了。宁宁逃跑时不小心撞到了周继阳,于是周继阳让他请自己吃饭,就当是赔偿紫砂壶的利息。吃饭时,宁宁要求等她自己赚够了钱再赔偿。嘉琳故意支走顺顺,孟奇让她将戒指还回去,可嘉琳却坚称戒指的主人是自己,孟奇爱的也是自己。孟奇将她拉出去,让她不要闹了,可嘉琳坚持要跟顺顺说清楚,还让孟奇跟顺顺坦白。来找顺顺的宁宁看见两人纠缠,以为孟奇出轨了,于是气愤的上前打孟奇。嘉琳为给孟奇出气,也打了宁宁一耳光,之后宁宁和嘉琳厮打在一起。孟奇拉住宁宁,让嘉琳赶紧走。宁宁责怪孟奇出轨,并要将此事告诉顺顺,可孟奇却劝她先听自己的解释。孟奇将自己与嘉琳的事情都告诉宁宁,极力的劝宁宁相信自己,并保证自己会让嘉琳对自己死心。宁宁答应再给他一次机会,并警告他不准伤害顺顺。媛媛回到钱家,和钱母抱怨赵磊停自己信用卡的事情,还为钱母报了一家高级旅行社。顺顺和宁宁劝媛媛别太铺张,可钱母却责怪两人小气。宁宁实在看不下去,于是责怪起媛媛,让她多体谅赵磊。可媛媛并不领情,还坚持要花完赵磊所有的钱。气极的宁宁不好将真相说出来,于是让她自己去问赵磊实情。气愤的媛媛跑到赵磊的工厂来找赵磊,这才发现工厂已经换主了,对方告诉她,赵磊已经将工厂抵押给她了。嘉琳来到影楼,威胁孟奇过来和自己拍婚纱照。顺顺忽然发现戒指还在嘉琳那,于是打电话给她让她还戒指。嘉琳声称今天要拍婚纱照,所以戒指迟点还她。顺顺不明所以,甚至还祝福嘉琳和她男朋友。孟奇来到影楼,让她别再闹了,并表示自己不会和她拍婚纱照。可嘉琳坚持要孟奇对自己负责,还要将两人的事告诉顺顺。两人争执间允泽赶来,他将孟奇推开,声称不让孟奇欺负嘉琳。可嘉琳并不领情,并带着孟奇离开。媛媛回家责问赵磊工厂的事情,赵磊正要解释时,债主大张跑来找赵磊要账,并要搬他家的东西来抵债。为了让他们走,赵磊将车钥匙给他,媛媛却激动的追出去,可对方直接将车开走了,还要他们尽快搬走。

  赵磊将破产的事情告诉了媛媛和赵母,并告诉她们,房子和家具都会被收走。媛媛哭诉起来,什么都没了,她不能再过好日子,甚至还会在钱家人面前丢脸。赵磊安慰她,自己开了一间快递公司,以后一定会东山再起。可媛媛并不支持他,还骂他没用。孟奇和嘉琳来到景区拍起婚纱照,可孟奇一直很不情愿。之后工作人员过来告诉他们,前面山石滚落,清理还需要好几个小时,所以他们今天无法下山。媛媛回到钱家哭诉,声称要与赵磊离婚,因为赵磊破产了。顺顺和宁宁安慰着媛媛,让她相信赵磊能东山再起。媛媛这才意识到原来两人早已知道赵磊破产,于是责怪起两人帮着赵磊瞒自己。这时赵磊和赵母来钱家向他们道歉,钱母激动地责怪赵磊,赵母向她道歉,并劝媛媛和赵磊一起努力。可钱母根本不理解他们,于是钱父和奶奶出面劝解她们理解赵磊。赵磊向他们鞠躬致歉,可媛媛坚持要和赵磊离婚。赵磊告诉他们,自己开了一家快递公司,已经很努力的在赚钱了。钱母得知他在送快递,更加气愤了,于是让媛媛赶紧跟他离婚。可钱父和奶奶提出要帮助赵磊,而不是要离婚。之后奶奶提出投票表决离婚事件,同意离婚的只有媛媛和钱母,而奶奶顺顺等人都不同意离婚。赵磊求媛媛给自己一次机会,钱父和奶奶也劝媛媛多加珍惜两人的感情,顺顺和宁宁一起帮着劝媛媛,还主动让赵磊住自己家。嘉琳和孟奇来到酒店,可酒店只有一间大床房。晚上孟奇给顺顺打电话时,被嘉琳听见了。嘉琳气愤的乱砸东西,为了安抚嘉琳,孟奇表示自己爱的只有嘉琳。之后趁孟奇睡着时,嘉琳故意和他躺在一起拍起了亲密的照片。赵磊住进了钱家,他希望媛媛可以安慰自己,可媛媛只顾着自己,还责怪他。两人的争吵声吵醒了安琪,赵磊赶紧安抚着安琪,媛媛则跑了出去。睡不着的赵母出来时遇见了喝水的媛媛,她向媛媛道歉,可媛媛却骂她假好心。第二天一早,赵母为他们准备好饭团后,便留信离开了。她不想自己在这里拖累赵磊,所以就离开了。她也希望钱家人能原谅赵磊,再给他一个机会。赵磊很自责,觉得自己对不起赵母,于是他拿起桌上馊了的饭团啃了起来,那是赵母最后留给他的了。顺顺将熬好的粥拿给媛媛,媛媛却摔掉碗,还声称顺顺是嫉妒自己,在看自己的好戏。顺顺劝她振作起来,可她却将顺顺赶出去。

  钱母气愤的责怪顺顺帮着赵磊,还骂她穷酸小气,故意不想给自己过生日。顺顺很难过,钱母总是刁难她,她甚至都要怀疑自己不是钱母亲生的了。宁宁见了过来安慰她,并趁机打听起她和孟奇的事情,顺顺声称两人现在感情很好。嘉琳让孟奇陪自己去挑钻戒,孟奇不想理会她,于是声称要去开会没时间。杜母见嘉琳追孟奇这么辛苦,于是劝嘉琳找个爱自己的人。嘉琳以为是允泽在杜母面前说了什么,于是责怪起允泽来。杜母表示都是一家人,可嘉琳却不承认,声称爸妈眼里只有允泽。嘉琳来到酒店,正好碰见了允泽。她警告允泽别管自己的事,允泽解释自己只是在关心她。可她却说恨他,还说允泽只是想拿到集团,并扬言自己不会让他得逞。允泽想起小时候的事情,他和嘉琳在泳池玩闹时,不小心双双落水。结果父母的目光始终在允泽身上,将他救上来后,才去救她。而嘉琳就是因为这件事一直记恨着允泽。顺顺在铂尔曼厨房做事时,却遭到经理挑刺责骂,对方还故意罚她去擦柜子。正好路过的允泽见了,于是他直接辞去了该经理。宁宁的小说被温社时刊看中了,对方让她过来做网络编辑,宁宁十分兴奋,保证要努力工作。为了找到写作材料,宁宁将周继阳约来,声称要采访他。周继阳一口应下,并让她工地多多勘察一下。大厨许师傅见顺顺对西点很有兴趣,于是将自己的工作笔记拿给她,还鼓励她去参加厨艺比赛。声称如果她入了围,自己就破格收她做徒弟。员工下班后,顺顺独自在厨房里做着蛋糕。允泽路过看见了,于是进来查看,这才发现了顺顺。顺顺让她别将此事告诉总经理,声称总经理为人十分冷酷,因为他最近忽然辞去了任职多年的经理。允泽很无奈,但他不打算将事实告诉她。顺顺做好蛋糕好,拿给允泽品尝。可允泽觉得蛋糕不够特别,于是让她想个与众不同的配方好在比赛中取胜。之后顺顺想到利用红枣枸杞,做一个养生蛋糕。钱母的生日宴上,众人等着赵磊和孟奇。赵磊来了后,举杯祝福钱母,钱母却各种挑刺。孟奇到场后,钱母又乐呵起来,她还指望着孟奇开个医院能发家致富。钱母故意讽刺赵磊倒台,为了缓解气氛,奶奶让安琪跳舞来活跃气氛。这时嘉琳给孟奇打来电话,孟奇挂了后她又给顺顺打来了,声称改天将戒指还她,还要给她看自己男友的照片。几人为钱母庆生时,赵磊弟妹兰心给他打来电话。今天是赵父忌日,她希望赵磊可以回来。

  赵母让兰心别催赵磊,可兰心却觉得很委屈,自己和大嫂一样是媳妇,为什么只有自己忙活。赵磊听了很自责,父亲的第一个忌日都没法去。因为赵磊的离去,钱母十分气愤,等他回来后,便责骂起赵磊,还言辞难听的将他赶出去。赵磊实在无法忍受,于是出去了。钱父看见日历忽然意识到什么,于是赶紧出去安慰赵磊,并让他别责怪钱母。钱父让赵磊带着媛媛和安琪去参加赵父的忌日,回去后便劝钱母让赵磊带着媛媛回老家。可钱母极力阻止,钱父气愤的责怪钱母,并坚持让媛媛跟着赵磊回去。嘉琳故意将自己和孟奇的床照发给顺顺,可好在照片中的孟奇只露出了耳朵。宴会结束后,孟奇将嘉琳约出来,让她把那些照片全部删了,可嘉琳表示那些照片自己已经存档了。气愤的孟奇将她的手机摔倒水里,并责骂嘉琳过分。嘉琳向孟奇诉苦,声称自己只是爱他。赵磊带着媛媛和安琪回家,兰心抱怨起媛媛不做事,于是两人争执起来。赵母和赵磊赶紧从中劝和,可兰心却责怪他们没良心。气愤的媛媛责骂起赵磊和赵母是扫把星害了自己,兰心与她争辩时两人打了起来,赵磊赶紧过来拉开两人,一场骂战这才结束。顺顺下班出来时,正好碰见喝多了的允泽,于是她找允泽要来车钥匙,要送他回家。车上顺顺责怪他上班不应该喝酒,这时允泽似乎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于是让顺顺停车,自己追了出去。可追出去却又没见到她,于是允泽找顺顺要钥匙,声称自己要去找她。顺顺怕他喝酒开车有危险,激动之下便将钥匙扔进了河里。允泽震怒下将顺顺赶走,自己独自思念起晓枫。第二天临走前,赵母将自己做的包子拿给赵磊路上吃。上车后赵磊才发现,原来装包子的袋子里还有一个信封,里面是赵母攒下的钱,拿给他用的。宁宁来到工地上采访周继阳,给他拍照,并为他做起访谈,周继阳乐观又真实的性格让宁宁越来约欣赏,两人感情也越来越好。媛媛回来后向钱母抱怨起在赵家的事,钱母询问赵母有没有打算卖房子或借钱来帮赵磊,可媛媛声称赵母并无表示,于是钱母又责骂起赵母自私自利。周父来咖啡厅里买咖啡时正好碰见了宁宁,宁宁以为他是老色鬼,于是故意将热咖啡撞到周父身上。被烫到的周父让宁宁赔偿自己,宁宁却责骂他没良心,还趁机勒索自己。周父回家后向继阳抱怨,继阳不知道那是宁宁,还声称要帮着周父教训宁宁。酒醒后的允泽想起了昨晚与顺顺相处时的情景,只觉得尴尬又无奈。

  嘉琳来到孟奇的整形医院里看顺顺,并将戒指还给她。孟奇很担心她将两人的事告诉顺顺,在顺顺出去买茶叶时,便询问嘉琳过来的目的。嘉琳让他陪自己出去看东西,还强行抱着他逼他陪自己出去。顺顺回来后,孟奇谎称要去和别人讨论医院开张的事情,于是出去了。而顺顺一直没注意到,先前嘉琳为泡茶在厨房里煮着的开水。嘉琳带孟奇来看车,并直接为他买了辆新车。孟奇不好意思接受,可是利益在前,嘉琳又强行将钥匙送给他,于是他便接下了。顺顺干活时口袋里忽然掉下了一串钥匙,原来昨晚她谎称将钥匙扔了,其实是藏了起来。这时允泽打来电话向她道歉,并要过来拿钥匙。一直插着电的热水壶引发了火灾,顺顺见火势越来越大,于是赶紧将里面的器材往外搬。这时允泽过来看见着火了,便过来拉住顺顺,让她别再进去。眼见大火将医院付之一炬,激动之下顺顺晕了过去。允泽将顺顺送来医院,顺顺醒后,钱父和钱母打来电话询问医院的事情,顺顺向他们哭诉医院因为失火所以没有了。顺顺失魂落魄的出来了,允泽要求送她回去,可她现在只想一个人。顺顺来到医院,消防员已经将大火扑灭了,可医院也全被烧没了。钱父赶来安慰着顺顺,顺顺跪求张母的原谅。张母气愤的责骂顺顺害了医院,钱母为维护顺顺,过来与张母争执起来。顺顺激动下向钱父道歉,并说出了存款的事情。钱母气愤的指责钱父瞒着自己把钱拿给孟奇,并激动的要张母还钱。钱父和宁宁赶紧从中劝和,并将钱母拉回去。孟奇得知医院没了后,赶紧驱车赶回去。孟奇回来看见被烧没的医院震惊不已,而投资孟奇开医院的朋友气愤的声称要追讨孟奇的责任。一旁的嘉琳听见别人在讨论起火点在厨房,这才想起来自己先前烧的水。孟奇看着烧没的医院,崩溃的大哭起来,顺顺赶紧安慰起他,并劝他振作起来。被火灾影响到的周边商铺,跑到西餐厅来要求赔偿,顺顺连连向他们道歉,并保证查到起火原因后就给予赔偿。顺顺算着赔偿金额,而孟奇声称自己没钱,张母又不出面,于是顺顺只能靠自己去凑钱。赵磊身体不舒服,可依旧辛苦工作,而劳累过度的他在搬货时晕倒了。员工们赶紧将他送去医院,这才发现他发烧了。而此时媛媛正和那些贵妇名媛们聚餐,眼见她们穿金戴银的,媛媛更加的怨恨起赵磊。员工给媛媛打去电话,可媛媛竟然将他痛骂了一顿,于是员工通知了钱父钱母。

  钱父钱母来到医院看赵磊,而媛媛的手机打不通,根本不见人。晚上宁宁想着继阳,于是借工作的事给他打电话与他聊起天来。之后宁宁问起了继阳母亲的事,继阳一下严肃起来,并不想跟她聊关于母亲的事情。顺顺为孟奇的事,独自在酒店厨房里落下泪来。允泽过来安慰她,并给她递上纸巾,还一直陪着她。之后允泽尝起了顺顺新做的蛋糕,并赞扬她手艺不错。为了帮助孟奇,顺顺打算再打几份工,然后找经理预支薪水来凑钱,帮孟奇度过难关。钱父特地等媛媛回来,并将赵磊病倒的事情告诉媛媛,还责怪她不尽职做媳妇。媛媛却抱怨自己的心情也很遭,根本无暇顾忌赵磊。钱父劝媛媛多替赵磊想想,可媛媛并不领情。第二天一早,钱父带着媛媛一起跑步。钱父为自己向她施加的压力向她道歉,并以跑步的事情来劝慰媛媛多理解赵磊,让她陪着赵磊度过这个艰难期。钱母出去买菜时碰见了街坊邻居,对方向她打听赵磊的事情,为顾面子,钱母谎称现在他做生意忙着呢。这时赵磊过来向她打招呼,并向街坊邻居们宣传起自己的快递公司。钱母觉得很是丢脸,于是赶紧将他赶走了。孟奇之前工作的医院院长通知孟奇来医院,孟奇来了后才发现,该医院被杜母收购,嘉琳也成了铂尔曼整形医院的新任执行长,而在嘉琳的帮助下,孟奇也成了医院的张医师。杜母鼓励孟奇好好工作,并让他好好规划与嘉琳的未来。杜母走后,孟奇向嘉琳道谢,而嘉琳吻上了他。允泽让经理以表现优秀的名义给顺顺发了一笔奖金,以帮助她度过难关。宁宁的写作被录用排版了,可时刊却为了热度,故意更换了标题的内容,还不经宁宁的同意就发上了网。宁宁气愤的责怪对方胡来,并坚持要辞职。工地上的工友受伤了,于是继阳代表周父前去看望他,并安抚他尽心养伤,而周父则是工地的负责人。宁宁回家时遇见了继阳,宁宁觉得愧对于他,于是跟他道歉,却又不好将实情告诉他。孟奇回去将工作的事情告诉了顺顺,还告诉她嘉琳是铂尔曼总裁的千金。顺顺激动地抱住他,忽然看见他衣领上的口红,于是质问起他来。孟奇解释说不小心沾上的,于是顺顺便信了。晚上顺顺练习做蛋糕时,忽然恶心想吐,她怀疑自己是有了。赵磊不想老是住在钱家,于是带着媛媛出去租房子,可娇气的媛媛却嫌这嫌那,她并不想搬出去。上班时嘉琳带着孟奇出去购物,还非要给他买好衣服。

  顺顺想买条新领带给孟奇,却碰巧进了孟奇嘉琳逛的那家店。顺顺和嘉琳打着招呼,更衣室的孟奇听见了顺顺的声音,头疼着如何解决此事。孟奇发信息给嘉琳,让她尽快让顺顺离开。嘉琳却趁此向他要起好处,为了让顺顺离开,孟奇愿意答应嘉琳任何事。顺顺为孟奇选好领带后,将买来的项链送给嘉琳,以谢她帮助孟奇。顺顺走后,孟奇这才敢出来。赵磊外出送货时,遇见了初恋女友,于是两人聊起了家常。之后对方不小心崴了脚,弄断了鞋跟,于是赵磊帮她挑了双新鞋送给了她。继阳朋友在微博上发现了那篇虚假报道,于是拿给继阳看,继阳纠结起来,怀疑这篇报道就是宁宁写的。顺顺来到医院找孟奇,告诉他自己好像怀孕了。可孟奇并不开心,声称现在他所有的心力都想放在事业上,他希望顺顺能够体谅自己。顺顺很失望,她以为孟奇会很期待孩子的来临。孟奇安慰她先回去,以后再去做个检查,确定下怀孕的事情。嘉琳的生日派对在铂尔曼举办,她邀请孟奇去参加,可孟奇却担心顺顺会知道。得知嘉琳的生日快来了,顺顺主动提出要在蛋糕上设计字样。嘉琳携孟奇一起出席宴会,顺顺远远望去,并没看清那是孟奇。顺顺在蛋糕上刻下祝福语,于是许师傅让她亲自将蛋糕送上去。宴会派对上,嘉琳拉着孟奇跳舞,允泽也过来送上自己的礼物,可嘉琳一转手就将礼物送给了旁边的人。孟奇想趁机讨好允泽,可允泽根本不理会他。杜母将想要离开的允泽拉住,她想为允泽介绍对象,可允泽始终忘不了晓枫,所以不愿意接受别人。顺顺忽然腹痛如绞,在她即将推蛋糕进场时,孟奇赶紧躲到嘉琳身后。而顺顺最终疼的受不了,允泽忽然赶来将她送去医院。孟奇见顺顺走了,这才放下心来。嘉琳当众将自己和孟奇拍的婚纱照放出来,还宣布与孟奇已经定下婚约。孟奇责怪嘉琳专断独行,可嘉琳却表示自己能给他一切,如果他坚持要去找顺顺,那她就会让他失去一切。允泽将顺顺送来医院,还一直在旁边照顾她。而顺顺得的是肠胃炎,所以根本没有怀孕。钱父钱母得到通知后赶来照看顺顺,允泽见他们来了,自己便走了。顺顺给孟奇打电话,钱母责怪孟奇不顾顺顺,连她住院了都不来。

  钱父打电话给张母,催她尽快商量好孟奇和顺顺的婚事。孟奇回来后,张母询问他与顺顺的婚事,可孟奇现在很累,根本不想再顾及婚约的事情。孟奇回房后想着和顺顺在一起的美好,他爱顺顺,可如果他和顺顺结婚,他就会失去一切,甚至自己的理想报复都没有了。杜母回去后责怪嘉琳太冲动,连婚约的事都没告诉自己。可嘉琳根本不理会他,声称自己的事自己做主。赵磊媛媛和安琪搬出钱家,媛媛很是不舍的离去。媛媛一直很不情愿的和赵磊来到新家,赵磊独自一人将行李全部收拾好。而房间里的蟑螂吓到了媛媛和安琪,媛媛更加不愿意住这间房子了。宁宁骑车去找继阳的路上,不小心撞上了周父,她赶着去找继阳,于是道歉后便跑了。周父大骂她肇事逃逸,更加不喜欢宁宁了。宁宁来到工地找继阳,询问他不回自己信息的事情。可继阳却责怪她乱写报道,毁坏他的名声。宁宁向继阳解释,并要将自己原先写下的报道拿给继阳看。可继阳扬长而去,宁宁又不小心将电脑摔坏。周父给继阳安排了一门相亲,将好友女儿书涵介绍给了继阳,而两家父亲都希望他们能在一起。书涵要继阳带自己去工地看看,正好碰见了在工地等继阳的宁宁。继阳故意对书涵十分热情,一旁的宁宁见他们相谈甚欢,不禁失落起来。顺顺来给孟奇收拾房间时,忽然发现了嘉琳之前买的领带,声称是送给男朋友的。顺顺不禁怀疑嘉琳将领带送给了孟奇,毕竟当时店员称这个款式是唯一一条了。张母和孟奇来到钱家,和他们谈起孟奇和顺顺的婚事。钱母提出婚宴在铂尔曼办,张母觉得不错,于是都同意了。孟奇却忽然反对,他害怕嘉琳知道,于是谎称和别的宴会厅定下了。嘉琳在酒店遇到了顺顺,她这才知道顺顺在酒店做事。顺顺趁机向她打听领带的事,嘉琳承认领带送给孟奇了,声称觉得孟奇比较合适。钱父和钱母来到铂尔曼看场地,钱母还是喜欢铂尔曼,她觉得铂尔曼又大又气派,所以坚持要在这办,还将孟奇找来一起商量。钱父钱母走后,顺顺询问起孟奇领带的事情,孟奇谎称嘉琳和她男朋友吵架了,所以将领带送给了自己。孟奇抱住顺顺,安慰她不要多想。孟奇亲吻顺顺时,正好被过来的杜母看见了。于是杜母回去劝嘉琳和孟奇分手,声称他脚踏两只船。嘉琳却解释说是那女人缠着孟奇,她坚持不跟孟奇分手。西点比赛的当天,顺顺因为忙着工作的事而耽误了时间,于是允泽开车送她过来参赛,并鼓励她努力比赛。

  嘉琳气急败坏的跑来责问孟奇和顺顺的事,孟奇声称自己没有做错。顺顺在比赛现场一直等不到孟奇,于是给他打来电话。嘉琳见状跟孟奇抢起电话,声称要跟她说清楚。争执间嘉琳按下了接听键,顺顺便听见了那边的争吵声。孟奇赶紧挂了电话,嘉琳威胁孟奇,如果他跟顺顺在一起,自己就让他失去所有。可孟奇很反感她这样威胁自己,坚称就算她拿走自己的一切,也拿不到自己的心。比赛开始,顺顺却因为孟奇没来而一直心不在焉的。西点完成后,评委们品尝过所有的糕点后,主持人便公布了入选名单。而顺顺因为失误,没有拿到名次。顺顺失落的离开后,孟奇这才赶了过来。而顺顺没能入围,许师傅也不再收她做徒弟。安琪吵着要去找继阳玩,还要将自己画的画送给继阳,于是宁宁便借着安琪去见了继阳。继阳对安琪倒很热情,可对宁宁一直很冷淡。家里的马桶坏了,媛媛又不想去公共厕所,于是赵磊给她买来痰盂让她先用。可气愤的媛媛将痰盂砸到他身上,她嫌弃用痰盂丢脸。嘉琳跑来张家找孟奇,孟奇劝她不要乱来。顺顺和张母一起回来了,顺顺看见鞋柜上的高跟鞋,又发现了沙发上的外套,于是怀疑家里来了人。张母也怀疑起来,但她谎称衣服是自己的。孟奇紧张的看着门外的两人,顺顺听见了房内的声音,便过来查看。可门被孟奇锁上了,张母又喊她去喝鸡汤,于是顺顺便走了。孟奇发信息给张母,让她帮自己先支走顺顺,于是张母让顺顺去超市买绿豆。张母看见嘉琳后震惊不已,她认出嘉琳是顺顺的朋友,于是责骂嘉琳抢朋友的男人。孟奇告诉张母,嘉琳是自己的上司,也是铂尔曼的千金。孟奇劝嘉琳先走,嘉琳临走前将铂尔曼酒店的优惠券送给张母,以此来讨好她。嘉琳走后,张母责怪孟奇胡来。虽然她也不喜欢顺顺,可现在两人的婚期都定了,她也不想再生出什么意外。这时顺顺回来了,询问他白天比赛没出现的事,孟奇谎称白天是有女客人过来因为手术的事跟他争吵起来,所以自己没法去出席。继阳意外的在安琪送给自己的画的背后看见了宁宁之前写下的稿子,这才知道是自己误会了宁宁,于是跑去宁宁家楼下向她道歉。喝醉后的宁宁冲动下向继阳表白,可继阳只当她是酒后醉话。夜里媛媛肚子疼想去外面上公共洗手间,可她又害怕起来,于是只能用起痰盂。第二天媛媛出门时,遇见了高中同学丽丽。她故意讽刺媛媛老公破产了住在这里,媛媛谎称自己来这样只是找朋友。这时屋主找来了,要媛媛跟别的租客一起打扫公共卫生间。媛媛觉得很委屈又丢脸,于是回家向钱母哭诉。钱母不想让媛媛委屈,于是打算让安琪和媛媛搬回来住。允泽来找厨艺学校的张校长,和他谈起之前的厨艺比赛,而此次比赛的所有得奖者全是来自尊爵酒店,尊爵是铂尔曼的最大竞争者,所以他很怀疑这次比赛的公正性。这时尊爵酒店的人过来拜会张校长,还声称给他带了好东西。允泽强势的过去打开一看,是一沓人民币。

  允泽责骂张校长道德败坏,并表示一定会举报他们。赵磊来钱家接安琪回家,钱母趁机提出让安琪留在钱家。赵磊想让安琪跟着自己,可经过钱母的劝说,赵磊便同意让安琪留在钱家。可安琪不想留在这,死活拉着赵磊要跟他走。钱母见状将赵磊赶走,让他不要再在这破坏安琪的情绪。赵磊回来后见媛媛又叫了外卖来吃,于是劝她别再吃外卖,对身体不好。可媛媛却责怪起他,声称是他没用才让自己过这种日子。赵磊劝她出去找工作,省的她在家里待得烦。可媛媛坚持不出去工作。之后赵磊又怪媛媛非要将安琪送去钱家,两人争吵间,媛媛声称自己后悔生下安琪,后悔跟他在一起。激动下赵磊打了媛媛一耳光,媛媛难过的痛哭起来,赵磊也跑去了公司,不知该如何面对媛媛。媛媛回到钱家抱怨,钱家人都劝媛媛去找工作,可媛媛坚持不去上班,于是钱父让她在家里好好相夫教子。继阳约宁宁出来吃饭,媛媛知道了特地帮宁宁打扮了一番。见面时宁宁因为紧张差点摔倒了,好在继阳赶来扶住了她。两人吃饭时,宁宁又用起了媛媛教她的嘟嘴迷人法等等,去引诱继阳。可是继阳一直视若无睹,她的引诱计划顺利失败。继阳回家后,周父与他谈起书涵的事,还催他尽快和书涵在一起,再尽快给他生个孙子。继阳很不想再跟书涵相处,可又不知道如何跟周父说明。顺顺将自己与孟奇的请柬送给嘉琳,嘉琳震惊不已,在顺顺走后更是气愤的撕毁了请柬。宁宁很羡慕顺顺可以结婚,可她又不舍得顺顺离去。顺顺安慰着她,并让她以后代替自己照顾爸爸妈妈奶奶。嘉琳忽然莫名的呕吐起来,在验过之后,她这才发现自己怀孕了。孟奇和顺顺的婚礼在花园里举办,顺顺在化妆时,媛媛等人过来为顺顺贺喜。孟奇处理好医院的事准备去婚礼现场时,嘉琳忽然过来拦住了他,并在他的办公室里发现了辞呈。孟奇不想和嘉琳再这样下去,于是要辞职。这时孟奇的债主过来找孟奇,要孟奇还他的器械费。

  债主将孟奇押上天台,让他还钱,并威胁他如果不还钱就将他扔下去。这时嘉琳赶来,主动要求替孟奇还钱,并拿出两百万的支票给他,将他们打发走了。孟奇惊魂未定的感谢嘉琳,可嘉琳告诉他自己已经怀孕了。嘉琳逼孟奇再做选择,现实面前,孟奇终究选择低头,如果失去嘉琳,他真的会失去一切。婚礼现场,顺顺已经准备好了,宾客也已经全部到场,可是所有人都在等着孟奇的到来。钱父来找顺顺,他想取消今天的婚礼,毕竟不能让客人一直干等。顺顺和钱父一起出去向宾客致歉,声称取消婚礼。宾客们失望离去,钱家人都气愤不已,钱母更是去质问张母,声称不会放过她。两人争执间又打了起来,钱父顺顺赶紧过来阻止两人,并劝她们别再闹事。允泽开完会后碰见了许师傅,他将比赛的黑暗内幕告诉了他,并劝他能收顺顺为徒。许师傅一口应下,他本来就很看好顺顺。孟奇来到宴席上,看到独自等待自己的顺顺很是愧疚。他向顺顺提出了分手,声称两人并不合适。顺顺很受打击,她还傻傻的以为孟奇是有什么意外。这时嘉琳来了,让顺顺不要再纠缠孟奇,她将她和孟奇在美国的事告诉了顺顺,还声称已经有了孟奇的孩子。嘉琳带着失魂落魄的孟奇离开,顺顺却追了过来,将戒指举给孟奇看,强调两人曾经的海誓山盟。嘉琳逼孟奇将戒指扔了,孟奇如傀儡一般,狠心将戒指从顺顺的手上拔落。戒指掉落在地,顺顺震惊不已,而嘉琳径自拉着孟奇离开。顺顺追了过去,却跌落在地。允泽开车经过,赶紧过来安抚顺顺。顺顺向允泽哭诉孟奇的背叛,激动之下,顺顺晕了过去,于是允泽赶紧将她送往医院。回家后钱母一直埋怨着张家人,一家人都因为婚礼的事愁眉不展。钱父很担心顺顺,于是给她打去电话。顺顺在医院已经醒来,可整个人已经崩溃了,电话也不接,于是允泽接起电话,将顺顺的情况告诉了钱父。允泽出去给顺顺办理住院手续时,顺顺悄悄离开了病房。钱家人来到医院后才发现顺顺不见了,于是和允泽一起找着顺顺。嘉琳带着孟奇来见杜母,声称要与他尽快结婚。可杜母并不看好他们,她始终觉得孟奇有问题。杜母单独将孟奇留下来,质问他别的女朋友的事,孟奇声称已经和对方分手了。于是杜母告诫他以后老老实实的照顾嘉琳,并威胁他如果背叛嘉琳,自己绝不会放过他。在护士的告知下,他们来到楼顶找到了顺顺,此时顺顺已经走到楼顶边缘了。他们很担心顺顺会想不开,顺顺却安慰他们,自己不会做傻事,只是她不明白,自己一直辛苦做人做事,可为什么会有如此下场。顺顺将孟奇背叛自己的事告诉他们,钱父安慰她,无论如何,她还有钱家。

  顺顺过去抱住他们痛哭起来,没有了孟奇,好在她还有家人。宁宁在家照顾着顺顺,并告诉她,之前自己就见过嘉琳和孟奇在一起。顺顺很失望,她以为自己很了解孟奇,可结果他蛮了自己这么多。孟奇来到顺顺家楼下,默默的对顺顺忏悔着,他是自私的,可他依旧爱着顺顺。这时钱父下来看见了,于是激动地跑来打了他为顺顺出气。他将孟奇赶走,扬言两家再无瓜葛,他也不想顺顺再和孟奇有关系了。孟奇回家后,张母责怪孟奇因为嘉琳而不结婚。孟奇向张母诉苦,声称嘉琳救了自己,而她多金,所以只有她配得上自己。第二天嘉琳带了许多保养品来张家找张母,还带她去做SPA。两人出去时却被钱母拦住,责骂他们拿钱占了便宜就跑。嘉琳见状为张母出头,还称张母为妈。钱母这才意识到嘉琳就是那个狐狸精,于是气愤的追打起她们。媛媛出去找工作,可是娇气又挑剔的她根本什么都做不了。而在一家公司面试出来时,媛媛偶遇了初恋男友。他声称自己一直忘不了媛媛,在得知媛媛在找工作后,还邀请媛媛来他的公司做他的特别助理。之后两人还一起逛街,对方更是豪气的买了名牌衣服送给媛媛。赵母干活时忽然晕倒了,于是兰心赶紧打电话告诉赵磊。赵磊一路奔回去看望赵母,医生让赵母做个全身检查,于是赵磊拜托医生多照顾赵母。赵磊询问兰心赵母的病因,兰心抱怨媛媛和安琪一直不回来看她,所以得心病了。赵磊给媛媛打电话,可媛媛只顾着逛街,根本不知道电话响。失魂落魄的顺顺还想去找孟奇,钱父钱母赶紧拦住她,劝她忘了孟奇这个混蛋。可顺顺趁着众人不注意,悄悄溜了出去来到西餐店找孟奇。张母劝顺顺别再缠着孟奇,可顺顺坚持要见他一面,于是张母告诉她,孟奇和嘉琳在铂尔曼酒店吃饭。赵磊来到医院楼顶晾衣服时,正好碰见了初恋心宜,原来心宜的父亲一直生病住院。赵磊带着心宜来看赵母,赵母很高兴的招呼着她。当年她和赵磊在一起时,赵母就很喜欢她。孟奇和嘉琳在酒店吃饭时,顺顺过来找到他们。顺顺想和孟奇再谈谈,嘉琳却直接泼了顺顺一杯水,还要将她赶出去。顺顺哭求孟奇回到她身边,孟奇于心不忍,嘉琳却让人将她赶出去。允泽见了,赶紧过来安慰顺顺,并替嘉琳向顺顺道歉。顺顺难过的痛哭起来,允泽心疼的想要抱住她安慰她,可始终没有勇气抱她。允泽请顺顺吃完饭后便将她送回了家,可顺顺回家后又受到钱母的责骂。媛媛回家后看到赵磊给她留的字条,得知赵母生病住院后,却毫不在乎。

  媛媛回家将自己找到工作的事情告诉钱母,钱母很为她开心,可一看到顺顺,便又抱怨起来。宁宁将顺顺和孟奇的事情告诉继阳,继阳让她振作起来,帮助顺顺渡过难关。之后继阳告诉她,自己要去新加坡出差,问宁宁想要什么礼物,于是宁宁告诉他,说想要防晒霜。这时书涵给继阳打来电话约他吃饭,宁宁惊讶的发现这两人居然还在联系。宁宁回去后,媛媛向她打听约会的事情,并让她乘胜追击。宁宁忽然想起来书涵看着眼熟,回去查了才发现书涵是她的高中同学。宁宁担心他会喜欢书涵,而不喜欢自己,于是一直很纠结。允泽回来后,杜母和他谈起嘉琳和孟奇的婚事。允泽忍住没将孟奇的真面目告诉杜母,但答应会帮着观察孟奇。这时嘉琳回来了,直接要赶走允泽,还声称一定要嫁给孟奇。钱父从媛媛嘴里得知赵母生病后,便亲自跑来医院看望她。得知媛媛一直没来看望她,钱父为媛媛向她道起歉。赵母让钱父不要怪媛媛,自己其实没关系。这时赵磊来为赵母送饭,钱父责怪他不早些告诉自己赵母生病了。钱父让赵磊赶紧去工作,自己来照顾赵母。钱母和宁宁出去买菜时偶遇到孟奇,两人一起责骂起孟奇,而孟奇一直面无表情,毫无回应。继阳出差开会时却开小差想着宁宁,合作谈好之后,继阳将好消息告诉了周父,之后便跑去商店里买防晒霜。心宜带着鲜花来看望赵母,并安慰她安心的等着做检查。赵母关心起她的婚事,得知她还是单身后,赵母劝她尽快找对象。这时赵磊来了,而心宜正要为赵母去打水时,媛媛又来了。为了不让媛媛误会,心宜承认自己是过来做事的阿姨。媛媛来了以后却各种嘲讽,声称来看赵母要请假花钱,还怪赵磊请阿姨乱花钱。嘉琳请来婚礼顾问,想为她和孟奇策划一场世纪婚礼。顺顺想通了,她不想再自怨自艾,她要更加努力的工作。顺顺回到酒店后,允泽告诉她,许师傅已经同意收她为徒,让她做他的助手。顺顺怀疑许师傅变更主意是允泽帮忙的,允泽承认是自己出面劝说许师傅,还声称自己是总经理的助手。之后允泽鼓励她要更好的活着,不要为别人的错来惩罚自己。杜母来酒店时看见允泽和顺顺在一起聊天,于是将他找来打听起情况,而允泽解释说只是普通朋友。赵磊为媛媛的失礼向心宜道歉,善解人意的心宜却安慰起他来,并让他跟媛媛好好过日子。赵母的液输完了,而媛媛只顾着玩手机根本不理她,于是赵母打算按服务铃,可却差点摔倒。赵磊赶紧过来扶住赵母,并责怪起媛媛。争执间媛媛气愤的离去,赵母劝赵磊去关心媛媛,自己没关系。赵磊很自责,觉得是自己害了赵母。

  媛媛打电话向钱母哭诉赵磊欺负自己,于是钱母又跑来责怪钱父让媛媛去看赵母。钱父反过来责怪钱母娇惯媛媛,两人争执间奶奶也跑来责怪起钱母。钱母气愤的责骂两人欺负自己,并拿起行李要离家出走。钱父求她留下,可她却执意离开。钱父想要出去追她,奶奶却叫住他不让他去追,声称就是钱父惯坏了钱母。钱母来到媛媛家,声称晚上不回家气气钱父。媛媛来到鑫盛投资公司,而她的初恋吴宇廷正是该公司的总经理。宇廷将媛媛介绍给公司的人,而媛媛也正式成为他的特助。继阳回来时,书涵过来接他,还拉着他一起去吃饭。吃饭时继阳将买防晒霜时顺手买下的零食送给书涵,书涵高兴的发了微博。宁宁见了便问起书涵来,书涵声称是他男朋友送的。宁宁激动地大喊起来,在客厅里爬上梯子拿东西的钱父听了,吓得从梯子上摔了下来。好在只是轻微擦伤。晚上媛媛买来许多东西和钱母一起庆祝着,之后两人还聊起了赵磊,媛媛声称赵磊的事业肯定发展不起来了,还说自己越来越看不上赵磊。这时回来的赵磊在门外听见了,于是很失落的离开了。顺顺回家见到钱父受伤,于是劝钱父尽快将钱母接回来。可钱父不想先低头,毕竟如果他去接她了,那钱母以后肯定更加放肆。可钱父还是舍不得钱母,于是特地跑去买了束花来找钱母。钱父劝钱母跟自己回去,并将花送给钱母。可钱母根本不领情,声称他都不关心自己,还将他赶了出去。顺顺来到西餐厅上班,张母却劝她离开这里,毕竟她想通过这种方式想让孟奇回心转意是不可能的。之后张母将顺顺的工资拿给她,也劝她别再来找孟奇。顺顺不收钱,但她保证不再纠缠孟奇。顺顺将东西收拾好准备离开时,却正好碰见了嘉琳和孟奇。嘉琳又故意奚落起顺顺,还将结婚喜帖送给顺顺。顺顺忍住失落恭喜他们,并讽刺嘉琳抢别人的男朋友。房东在楼道里遇见赵磊,于是告诉他房子要拆迁了,所以得尽快搬走。赵磊回来后将事情告诉媛媛,媛媛趁机又要搬回钱家,钱母也赞同媛媛搬回去,还责怪赵磊让媛媛受苦。继阳将防晒霜拿给宁宁,宁宁想问他和书涵的关系,可又问不出口。为了引诱继阳,宁宁还故意找他喝酒。张杜两家在一起商量起嘉琳和孟奇的婚事,张母提出婚后让嘉琳来张家住,可嘉琳却让孟奇跟她去娘家住。张母听了很不乐意,于是杜母劝嘉琳婚后住张家。继阳将喝多了的宁宁送回家,正好被回来的钱母撞见。钱母过来追问继阳的事情,得知继阳是在工地打工后,于是嫌弃起来。钱母回来后,奶奶故意讽刺她自己回来。

  顺顺下班后遇见了允泽,允泽情绪失落,希望顺顺能陪陪自己。允泽将晓枫的事情告诉顺顺,原来晓枫是个孤儿,也是允泽中学时的女朋友。杜父很反对两人在一起,后来晓枫收了杜父的钱就离开了。而刚才他的朋友给他打来电话告诉他,晓枫在国外已经嫁人生子了。他以为自己会很难过,可他却想祝福她。顺顺将孟奇和嘉琳的请柬拿给他看,以此安慰他逝去的感情不必再追究。赵磊和媛媛又搬回了钱家,钱父和奶奶很欢迎赵磊,钱母却一直没有好脸色。宁宁来找顺顺,看见了孟奇和嘉琳的请帖,这时经理给顺顺打来电话,让本来休假的顺顺明天去婚礼上帮忙。宁宁劝顺顺辞职,可顺顺却坚持要去工作。孟奇和嘉琳的婚礼上,顺顺帮着服务员们一起忙活着,似乎丝毫不受他们的影响。婚礼正式开始,孟奇和嘉琳携手入场,可孟奇在看到旁边的顺顺时,一下失神踩到了嘉琳的裙摆。为嘉琳戴戒指时,孟奇忽然迟疑了,导致戒指掉落在地,还滚到了顺顺的脚下。顺顺将戒指捡起来,并将它送还给孟奇,还告诫两人别轻易许诺。顺顺来为宾客倒酒时,这才发现允泽竟然是总经理,也是嘉琳的大哥。允泽跑来向顺顺解释隐瞒身份的事情,可顺顺却怪他欺骗自己,并跑了出去。允泽追上去向顺顺解释,因为嘉琳的事他确实对顺顺更加愧疚,可他又担心顺顺会因为嘉琳而不相信他,所以才隐瞒了她。嘉琳因为顺顺捡戒指的事气愤不已,并故意找顺顺麻烦,还让顺顺为自己提裙摆。允泽赶来为顺顺出头,孟奇见了怀疑起顺顺和允泽的关系。嘉琳将顺顺拉出来,并讽刺顺顺不要脸。顺顺解释说自己只是在工作,不是想破坏她和孟奇的婚礼。嘉琳让顺顺辞职,顺顺却表示自己很喜欢这份工作,所以不会离开。可嘉琳却表示一定要将她赶走。顺顺不想理她,嘉琳追她时不慎跌落楼梯,摔晕过去。孟奇故意找允泽询问他与顺顺的关系,还声称顺顺是个心机很深的女人,并告诫允泽离顺顺远些。允泽声称不会离开顺顺,为了维护顺顺,允泽还和孟奇打了起来。杜母赶来阻止两人,这时有人来报,嘉琳摔伤送去医院了。杜母等人赶来医院看望嘉琳,医生检查后告诉他们,嘉琳已无大碍,孩子也安全。嘉琳出院回家后,杜母气愤的赶孟奇离开,说他破坏了婚礼。嘉琳却声称是顺顺和允泽破坏了婚礼,还让杜母别再管自己。杜母气愤的将他们赶走,并让他们别再回来。嘉琳执意带孟奇离开,孟奇劝嘉琳别跟杜母闹太僵,还说允泽是因为担心自己跟他分财产,所以才在婚礼上打了他。新房里,孟奇睡在床上却拿起和顺顺的合照,默默的流下了眼泪。第二天张母为他们准备了一桌好菜,可嘉琳并不想回去,于是孟奇便也不回去了。

  宁宁穿着高跟鞋和裙子来赴继阳的约,可继阳只是来约她钓鱼,于是宁宁有些失望,还提到那天两人喝完酒后,继阳想要亲自己的事情。继阳解释说那天只是喝多了。之后两人一起钓起鱼,宁宁的杆子忽然沉起来,于是继阳帮她一起拉杆。拉扯间继阳不慎掉到水里,宁宁取笑起他来,于是两人嬉闹起来。之后两人去商店买了干净的衣服换上,而继阳在接到一个电话后便心情低落起来。后来继阳告诉宁宁,他的母亲在他十岁时离开了他,而他一直再找她,就是想问她心里有没有他。可是找了那么久,却一直没有消息。晚上赵磊和媛媛又争执起来,媛媛一直抱怨赵磊没用,还让他们来投奔娘家。赵磊实在无法忍受,于是跑出去睡了一晚。两人的争吵声吵醒了钱母,第二天钱母也埋怨起赵磊来,还让他多让着媛媛。赵磊到处发着公司的业务单,正好遇到了在花店工作的心宜。心宜向他打听起工作的事情,并主动要帮赵磊做宣传,还要帮他向花店老板提出,让他们来送花。媛媛来到公司却什么都不会做,于是受到了同事的排挤,这时宇廷过来为她解围,并将她带出去吃饭。媛媛将自己的烦恼告诉宇廷,宇廷安慰着她,让她慢慢来学。孟奇来看杜母,替嘉琳向杜母道歉。孟奇声称嘉琳心里很在乎杜母,还将嘉琳做的工作计划拿给杜母看,并希望杜母能更多的了解嘉琳。孟奇走后,杜母将那份计划书打开了看,发现确实不错。继阳约宁宁晚上吃饭,于是宁宁兴奋的找媛媛借好看的衣服。而这时继阳收到了生母的信息,于是他赶紧找了过去。可那个家里人去楼空,只有一封信,而信里写着让继阳别来找自己。继阳挫败的哭喊起来,自己找她找的那么辛苦,可她却根本就不想见自己。晚上宁宁来到餐厅,可一直等不到继阳,连电话都打不通。周父找继阳商谈与书涵的婚事,继阳失魂落魄的随口应下。独自走在街头的宁宁看见书涵刚更新的微博,上面写着今晚订婚。宁宁很难过,以为继阳是和书涵订婚,所以没来和自己吃饭。大受打击的宁宁主动要求去相亲,钱母保证,一定会为她找个好老公。周父在超市购物时,不小心将推车撞到了宁宁,于是两人又争执起来。

  宁宁还是想着继阳,于是给他打去电话,可继阳却关机了。继阳失魂落魄的走在街上,不小心撞人后还出言侮辱,于是对方将继阳痛打了一顿。狼狈的继阳遇到了哭泣的宁宁,于是过来关心起她。可宁宁却骂他花心,还恭喜他结婚。继阳不明所以,宁宁却负气离去。赵磊来找某公司的邱主任,与他商谈业务问题,可对方并不想与申通合作,于是将他打发走。而临走时赵磊将地上的垃圾扔了,这让邱主任对他刮目相看。半夜赵磊回家打算泡碗面吃,可是弄出声响惊动了钱母钱父。他们以为家里是进贼了,于是出去查看,这才发现是赵磊。钱母不情愿的帮他煮好面,还责怪他半夜给他们找事。继阳伤痕累累的回到家来,询问生母抛弃他的原因。周父劝他别再找生母了,这时继阳忽然晕倒了。周父亲自照顾着继阳,连公司会议都不去了,而继阳昏睡时则一直喊着宁宁。邱主任喊来赵磊送件,并表示这单顺利的话,以后公司的货都让他来送。嘉琳老是在家睡懒觉,从来不做家务。张母十分不满,还故意用起吸尘器吵她,并跑来叫她起床。嘉琳不想理她,于是故意装吐打发了她。杜母给嘉琳打来电话,这时嘉琳泛起恶心来,担心嘉琳的杜母于是过去将她带回家来照顾。杜母来找张母,提出让嘉琳和孟奇去娘家住一段时间。张母趁机埋怨起嘉琳来,还说她娇生惯养。可杜母已经提出来了,张母只得同意下来。媛媛给安琪买了许多衣服,赵磊提醒她省着点用钱,毕竟现在情况特殊。安琪想学太极拳,赵磊答应让她去学,可媛媛坚持不同意。赵母给赵磊打来电话,却被媛媛接到。赵母感谢赵磊寄来的一万块钱,媛媛听了却气愤起来。之后媛媛责怪赵磊寄钱回家,声称他的眼里根本没有她和安琪。两人争执时引来了钱母,媛媛趁机跟她抱怨赵磊寄钱回家。钱母责骂起赵磊,还骂他不能给媛媛安琪过好日子。允泽情不自禁的画起了顺顺的肖像,而顺顺在他的心里越来越重要,他甚至怀疑自己是喜欢上顺顺了。继阳的高烧退了,人也醒了过来。周父声称未婚妻书涵过来看望过他,继阳不明所以,声称中间有误会,自己并不喜欢书涵。他让周父替自己去解释,自己则去找宁宁。媛媛替宁宁打扮好后,宁宁便去相亲了,这时宁宁的朋友打电话告诉宁宁,书涵那个相亲对象根本就不想娶她。宁宁听了很高兴,于是不打算再去相亲。而这时继阳出现了,向她解释那天他是去找生母所以没有赴约,而她的生母再次自私的抛弃了他。宁宁安慰着他,表示自己一定会一直陪着他。两人雨过天晴,正式和好。邱主任找来赵磊,告诉他以后公司的货都让他来送。

  允泽让顺顺帮自己一个忙,然后带她换上新礼服,来到新开张的酒店吃饭,原来他说的忙就是让顺顺来陪他刺探军情。之后两人一起讨论着如何让铂尔曼精益求精,饭桌上更是相谈甚欢,一起品尝着美味佳肴。顺顺和允泽出来时正好碰见了孟奇,孟奇拦住两人,询问顺顺与他的关系,甚至还指责她是利用允泽来报复自己和嘉琳。允泽解释顺顺没有利用自己,是自己来找顺顺。顺顺让孟奇别再干涉自己,可孟奇一直缠着顺顺,于是允泽上前将顺顺拉走了。允泽和顺顺来到海边畅谈心事,原来过了那么久,顺顺还是无法释怀。为了安慰顺顺,允泽对着大海大喊起来,并故意夸张的骂着孟奇,想以此帮助顺顺走出阴影。孟奇回去后一直心不在焉的,连给嘉琳买的蛋糕都买错了。嘉琳让他出去再给她买吃的,孟奇却忍无可忍的责怪起她来,声称嘉琳完全不顾自己的辛苦,还一直使唤自己。气愤的嘉琳痛骂了他一顿,并将他赶走。钱父在楼下搬咸菜时不小心扭到腰,导致咸菜被打碎了。钱母见了,却气愤的过来责骂赵磊,还说他故意打破咸菜给她添堵,并让他将打碎的咸菜全部打扫干净。过来看望赵磊的赵母在旁边见了,心疼的将肩上的袋子扔下便痛哭着离开了,她现在才知道原来儿子在钱家过得是这种委屈日子。奶奶回来时正好看见了离去的赵母,可一转眼人就不见了,她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。可她回来看到楼下袋子里的栗子,这才发觉赵母是真来了。而赵磊得知后,匆匆追了过去,可赵母已经走了。赵磊心情低落的回家,却听见媛媛和钱母对栗子各种嫌弃。赵磊实在忍不住,过去将栗子全部收起来,让她们别再吃了。可钱母和媛媛却还对赵磊各种讽刺,赵磊心里很难受,于是独自离开了。孟奇带着嘉琳回家,张母却各种讽刺,嘉琳也提出要搬出去住。张母坚决不跟孟奇分开,孟奇也表示不会出去住。嘉琳见了激动地骂孟奇骗自己,张母为了维护孟奇,责怪起嘉琳来,嘉琳气愤的回房将东西全部打乱。孟奇过来安慰嘉琳,让她多容忍些张母,可嘉琳表示不可能再让着她。赵磊外出干活着,却遭到了同行全速快递的殴打。而媛媛还在向宇廷抱怨赵磊,宇廷趁机跟她聊起旧爱,还故意拉着媛媛的手。院长来找孟奇,告诉他人事已经下了对孟奇的升职通知书。为了事业,孟奇决定再忍忍嘉琳,于是特地买了花去哄她。嘉琳让他当众向自己下跪道歉,为了事业,孟奇不得不忍气吞声,向她跪下了。

  顺顺一直有些咳嗽,允泽见了坚持要送她回家。孟奇出了酒店看见顺顺和允泽一起,于是故意在嘉琳面前挑拨,声称顺顺是故意接近允泽,好借机对付她。嘉琳听后便更想将顺顺赶出酒店。工作失意,家庭也失意,赵磊独自一人在外借酒浇愁。心宜看见醉酒的赵磊,不禁有些心疼起他来。喝醉的赵磊回家后,发泄一般喊了起来,惊动了家里人。媛媛和钱母都让他别发酒疯,赵磊却执意诉说着自己心里的苦楚,钱家根本没人关心过他,他就像个外人一样,被家人嫌弃。赵磊痛哭出声,钱父他们赶紧过来安慰赵磊,可媛媛和钱母却嫌弃的离去。宁宁和继阳两个小情侣一起打情骂俏着,这时周父将继阳找回来,为了婚礼的事他要继阳当面向书涵道歉。继阳道歉过后,书涵父亲虽然同意解除婚约,可也不想再和周父合作。宁宁和媛媛在街上偶遇了嘉琳,于是宁宁告诉媛媛,她就是勾引孟奇的狐狸精。媛媛看着她眼熟,这才想起来她是机场遇见的那个女孩。为给顺顺出气,媛媛上去与嘉琳争执起来,气愤之下媛媛还打起了嘉琳。张母路过看见了,于是过来拉架,却不小心被媛媛打到了。宁宁过来帮着一起骂她们见利忘义,张母不想多事,于是拉着嘉琳离开了。回去后张母劝嘉琳多忍忍钱家的人,毕竟孟奇抛弃顺顺已经被街坊邻居骂负心汉了,所以她也不想再生事端。赵磊下班回到家,家里人居然都在客厅里等他,还对他嘘寒问暖,甚至为他留好了晚餐。赵磊很感激,并为昨晚的醉酒事件向他们道歉。顺顺和钱父安慰他,声称他也是一家人,以后会多加关心他的。之后宁宁还点了一大份外卖,大家坐在一起吃起来。赵磊想带媛媛和安琪回家看望赵母,钱父一口应下,并让他们回老家多住几天。心宜为了帮赵磊,劝说花店老板同意让赵磊来给花店送货。赵磊很感谢心宜,保证一定会用心干活。为了刺激继阳,宁宁故意跟之前相亲的男人见面吃饭。继阳得知后醋意大发,还特地跑去饭店找他们,而这个相亲对象其实是宁宁的朋友假扮的。宁宁发现继阳偷偷跑来,于是故意跟朋友亲密起来。门外的继阳见了不爽的给宁宁打去电话,让她出来。宁宁故意敷衍过去,继续跟朋友吃饭。气不过的继阳跑进来,强行将宁宁拉走了。张母将菜单全部写出来,强迫嘉琳学着做饭给孟奇吃。嘉琳从来没做过饭,根本无从下手,而厨房又小,于是嘉琳叫来装修公司,来给房子重新设计装修。张母回来见了气愤的将他们赶走,并让嘉琳不准乱动房子,毕竟房子是她一砖一瓦的打拼出来的。

  媛媛陪着宇廷出去应酬到很晚,宇廷趁机提出跟她继续重修旧好。媛媛一口拒绝,毕竟她现在已经有了家庭。张母特地给嘉琳炖了补药,可嘉琳嫌补药难喝,于是张母又抱怨起她来。孟奇劝嘉琳为了孩子多忍忍,并主动帮她处理公司事物。而嘉琳趁张母走后,直接将补药倒了。孟奇来到嘉琳的办公室,将自己的升职任命书拿出来,直接模仿嘉琳签字落实了。赵磊带着媛媛和安琪欢乐的回到老家,赵母十分高兴,媛媛却一脸不乐意。宇廷给媛媛打来电话,为那天的莽撞向她道歉,并声称两人还是单纯的朋友关系。他见媛媛生活拮据,还主动要向她户头里打钱让她买衣服。旁边的赵母听到这些,不免担忧起来。而宇廷接近媛媛,其实并非怀念旧情,而是另有目的。吃饭时,赵母趁媛媛不在,提醒赵磊对媛媛多关心些。晚上赵磊带媛媛安琪离开,赵母十分不舍,并给他们炒了些菜带走。顺顺的糕点手艺越来越好,许师傅推荐她去参加酒店内部的升级考试。这时经理过来找顺顺,声称嘉琳来了酒店,指明让顺顺去服务。顺顺过去之后,嘉琳提出让她辞职,还声称顺顺接近允泽就是为了报复自己。顺顺拒绝辞职,于是嘉琳故意刁难顺顺,让她十分钟内做份套餐送来。顺顺将餐点送来,可超过了十分钟,于是嘉琳各种挑剔起来。顺顺忍无可忍,指责她不尊重别人,并责骂她横刀夺爱还刁钻蛮横,所以自己今天要坚持反抗到底。气愤的嘉琳叫来经理,让经理处罚她。经理为了安抚嘉琳,扣了顺顺工资,还取消她晋升考试的资格。晚上孟奇和嘉琳回家,和张母商量将自己的房子重新装修。张母一脸不悦,并将马桶里捞出来的补药药材拿给嘉琳看,责怪她倒了中药。嘉琳反驳她的话,并与她争执起来。气极的张母打了嘉琳一耳光,而孟奇却安慰张母别生气。嘉琳气愤的看着两人,然后夺门而出。赵磊希望媛媛能多理解赵母,她想让媛媛同意以后能多在老家待几天。可媛媛却各种嫌弃赵母,还声称她送的菜被虫蛀了。赵磊很无奈,将媛媛和安琪送回家后,他便去了公司睡,并将赵母的菜拿给公司的员工吃。继阳约宁宁出去旅行,于是宁宁兴奋的将行李收拾好。

  顺顺出去买菜时正好碰见了张母,张母见她就要跑,可不慎将脚崴了。于是顺顺将她送回家,还帮她揉脚。张母见顺顺如此乖巧懂事,越发的后悔让孟奇娶了嘉琳。继阳带宁宁出去旅游,两人来到海边尽情的打闹着,十分开心。之后继阳将家里的情况都告诉了宁宁,并告诉她,自己因为失去妈妈而得了恐慌症,也因为恐慌症而没有上大学。他怕两人继续走下去会有阻力,所以他趁现在将事实都告诉宁宁,希望她能多加考虑,要不要继续跟他在一起。宁宁不想和继阳分开,可继阳却让她现在做选择,并独自离去。宁宁很纠结,她想象着父母家人反对两人的情景,于是决定离开继阳。继阳回到沙滩,可宁宁已经走了。继阳很失落,原来她也受不了自己的情况而选择离开自己。继阳跑到车站,可车已经走了。继阳失落的离去,却在出口处看见宁宁,原来她并没有离开。两人相拥在一起,宁宁声称自己舍不得他。嘉琳和孟奇去看电影,可张母告诉孟奇自己脚崴了,于是孟奇准备回去陪张母。嘉琳不让他回去,并坚持让他陪自己看电影。张母崴了脚行动不便,之后又不小心扭伤脚而打翻了水壶,她给孟奇嘉琳打去电话,可两人在看电影,手机也关了。不得已张母将顺顺叫来照顾自己,顺顺过来见她脚已经肿了,于是背着张母去医院。孟奇回家后得知张母在医院,于是赶紧跑来医院照看张母。张母很感谢顺顺,并极度后悔让孟奇娶了嘉琳。这时孟奇赶来,张母让他多感谢顺顺,还让孟奇送顺顺离开。嘉琳来到医院时,看见孟奇送顺顺离开。她赶紧追过去,激动之下肚子忽然疼了起来。之后嘉琳被送去急诊室,杜母和允泽赶来看她,并对孟奇一顿责怪。检查过后嘉琳已经没有大碍了,她责怪孟奇送顺顺回家,还责骂顺顺故意勾引孟奇。允泽为维护顺顺,与嘉琳争执起来,并扬起手掌要打她。杜母在旁边看着这一切很心痛,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。允泽和孟奇出来后,孟奇又故意在允泽面前侮辱顺顺,气愤的允泽将孟奇打倒,并警告他别提顺顺。赵母要去医院复诊,兰心有事,赵磊也要去送货,于是他让媛媛帮忙陪着赵母。媛媛一口拒绝,并声称自己也要去上班。钱父见状劝媛媛去照顾赵母,可媛媛就是不去,于是钱父强行让她去陪赵母。

  赵母独自来到医院复诊,却遇见了心宜,心宜正好有空,于是陪着她一起复诊。媛媛赶来医院,却看见赵母和心宜很亲密的样子,于是上前责问心宜的身份,还声称心宜是赵磊在外面的女人。心宜解释自己和赵磊的事已经过去了,现在两人很清白。媛媛激动的和她们争执起来,还动手推了赵母。正好过来的赵磊赶紧扶住赵母,并责怪媛媛推赵母。媛媛责骂他找小三,气极之下还打起赵磊,混乱中赵磊将媛媛推倒。媛媛很难过,并悲愤离去。赵母和心宜劝赵磊追回媛媛,向她好好解释。杜母找来允泽,与他谈起顺顺的事。杜母反对允泽和顺顺在一起,毕竟顺顺是他妹婿的前女友。允泽拒绝了杜母,他声称不会因为顺顺的过去而不与她往来。媛媛跑出去躲在一处痛哭起来,这时宇廷给她打来电话。赵磊到处找着媛媛,可一直不见人,手机也打不通。媛媛跑来KTV里借酒浇愁,宇廷过来安慰她,还声称自己很担心她。媛媛向宇廷哭诉自己的悲惨遭遇,还越喝越多。宇廷想带喝醉的媛媛去酒店,而媛媛很后悔,后悔自己当初选了赵磊而不是宇廷。可稍微清醒后她又惊觉这样不妥,于是赶紧离去。赵磊一直找不到媛媛,于是回家来等她,还买了她喜欢的香奈儿包包。第二天一早媛媛才回来,钱母赶紧打听她的情况。可媛媛现在很累,不想和她多说。钱父过来劝媛媛不要闹脾气,并让她和赵磊好好相处。媛媛回房后才发现了香奈儿包包,和赵磊留下的道歉信。信中赵磊表明自己和心宜并无纠葛,他也绝对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。这时赵磊洗完澡回来,向媛媛道歉,并保证不会背叛两人的婚姻。媛媛渐渐心软下来,并让赵磊答应以后多关心自己。孟奇在嘉琳的办公室里帮嘉琳处理公务,这时杜母过来了,声称自己会亲自负责嘉琳的工作,所以不用他再来,还将他赶了出去。孟奇面上十分恭敬,回去后却悄悄抱怨起她来。他一直容忍嘉琳,结果到现在杜母都不给自己好处,所以他忍受不了了。经理将酒店晋升的考试流程拿给允泽看,允泽发现名单不同,于是责问起来。经理解释说顺顺被踢出了,因为嘉琳不满顺顺的服务。允泽责怪他没有查证清楚,就擅自责罚顺顺。经理见状允诺会尽快查清事实,并将顺顺再次列入晋升名单里。经理将此事汇报给嘉琳,嘉琳十分气愤,固执的以为允泽是故意针对自己。宇廷送了媛媛一大束玫瑰,媛媛虽然很喜欢,但她不想再有误会,于是拒绝了宇廷的花。宇廷却不放弃,还邀请媛媛一起吃饭。

  宇廷带媛媛来到高级餐厅里吃饭,还声称自己拥有的一切都会让媛媛享用。之后两人开始烛光晚餐,吃完饭后宇廷还将她送回家。两人在楼下道别时,正好碰见了回来的宁宁。宁宁并没发现两人中的猫腻,却发现宇廷有些眼熟。天美公司的业务员来找孟奇谈进购医疗设备的问题,孟奇见那些设备老旧,所以不想要。对方将名牌手表拿来,想以此贿赂孟奇,还声称采购设备的利润会给他三成。孟奇被他说动,于是同意与他合作。宇廷的公司效益越来越好,甚至有人投资两千万,同事们也都在讨论投资利润很高。于是媛媛心动起来,她去找宇廷,提出要加入投资。宇廷答应让她投资,并保证每月返她二到三分利。允泽来找孟奇,告诉他杜母让自己来代理嘉琳的工作,并让孟奇把最新的计划案拿给他看。孟奇越发的不爽,竟然让允泽骑到自己头上了。杜母送嘉琳走后,忽然在家门口晕倒了。过来给杜母送鸡汤的孟奇看见了,赶紧将她抱回屋里,照顾起她来。而她晕倒是因为吃了药却没有吃东西导致的。杜母醒后,孟奇告诫她以后多注意身体,还将张母熬好的鸡汤拿给她喝,并声称自己娶了嘉琳,就是家里的一份子,以后一定会好好照顾她。而杜母见他如此细心体贴,对他瞬间改观了。顺顺来找允泽,询问晋升考试的事是否是他帮的自己。允泽解释他没有做什么,只是为员工处理客诉纠纷。得知顺顺明天休息后,允泽约她明天一起上山。第二天允泽过来接顺顺上山,声称是让她担当自己的摄影助理。两人上山后,允泽到处采风拍照,并悄悄拍下了顺顺。而路上顺顺忽然不小心崴了脚,允泽赶紧过来照顾她,并要背她下山。顺顺的脚也肿了,所以只得让他背着自己。媛媛将钱打进宇廷的户口,宇廷为了让她更相信自己,直接给了她一笔利息。媛媛将钱拿回去给钱母看,并告诉钱母自己投资的事。钱母听了利息这么高,于是也要拿出私房钱让媛媛去投资,并嘱咐媛媛千万别告诉奶奶和钱父。而宇廷一直对媛媛好,还故意宣传投资利息高,其实都是在骗媛媛,他是想从媛媛手里获得更多的利益。允泽将顺顺背到楼下,并牵起顺顺的手,跟她告白了。顺顺拒绝了他,毕竟她知道自己有多普通,所以根本不适合那么优秀的允泽。允泽声称顺顺是个善良的姑娘,而自己也越来越被她吸引,所以他想一直陪着顺顺。可顺顺还是拒绝了他,毕竟前一段感情才失败,她此刻还没有信心接受下一段感情。第二天顺顺出门去上班时,允泽忽然过来了,他是特地来接顺顺去上班的。

  嘉琳来到酒店,却看见允泽和顺顺一起亲密的出现,于是更加怀疑两人的关系了,还悄悄将两人拍下来。酒店的晋升考试开始,到了顺顺时,嘉琳忽然进来了,声称要一起考核员工。顺顺从容的应对考察官杜母的问题,而她的表现也让众人很满意,可嘉琳却提出反对,并将之前偷拍的照片拿给杜母看,还要开除顺顺。允泽见状解释说自己对顺顺有好感,可顺顺已经拒绝自己了。而他与顺顺举止亲密是因为顺顺扭了脚,所以自己扶着她。可嘉琳继续诬陷着顺顺,气愤的允泽责骂嘉琳背着朋友偷别人男朋友。而为了平息别人的怀疑,允泽主动退出考核。场内的考察员只有两人举手同意顺顺升职,之后杜母也举手同意,所以顺顺可以升职。顺顺很高兴,并保证会尽力为酒店服务。嘉琳责怪杜母同意让顺顺晋升,杜母却责怪她在公众面前与允泽闹起来,还非要针对顺顺。嘉琳不服气,与杜母争论起来。杜母让她回张家好好养胎,别再折腾了。继阳和宁宁的感情越发稳定,于是继阳提出约见双方的父母。宁宁担心会有意外,继阳却安慰她,并表示自己一定会好好表现。允泽让人去孟奇那里将公司的购买清单拿给自己看,孟奇却装作找不到清单,而打发了来人。对方走后,孟奇赶紧将购买清单解决掉。这时嘉琳跑来向孟奇抱怨顺顺和允泽的事情,还声称顺顺在勾引允泽,并将照片拿给孟奇看。孟奇看着照片中的两人亲密的样子,顿时慌了神。为了更加的了解对方,继阳和宁宁相互交换了日记来看。宁宁在继阳的日记中看到他曾经吃过的苦,于是心疼起他来。之后两人约会时,继阳将钥匙环拿下来,当做戒指套在宁宁手上。宁宁很高兴,大喊着自己是周太太了。继阳打扮得体的去了钱家,见到钱家人后还十分礼貌客气,并给他们都带了礼物来。大家对他都很满意,可钱母认出了他是之前的那个工人,于是就不太喜欢了。钱母直接打听起继阳的工作情况,于是继阳告诉他们,他家是开建筑公司的,所以他是总经理。钱母听了这才满意起来。一家人对继阳都很满意,在一起也相谈甚欢。钱母忽然打听起继阳妈妈的事情,于是继阳开始紧张起来。之后钱母又打听起他大学毕业的学校,继阳更加紧张起来,并承认自己焦虑症犯了。

  继阳的焦虑症发作,他的学历也被钱家人得知,所以钱家人都很生气。宁宁很担心家人会因此反对自己和继阳交往,继阳也担心起来。钱母追问宁宁关于继阳的事情,宁宁解释说继阳的病是因为父母离婚引发的后遗症。众人很反对继阳,毕竟疾病的事非常重要。赵磊劝宁宁多了解继阳的家庭情况,而顺顺觉得还是得多考虑宁宁的感受。钱母提出投票表决,家人都不是很赞同,可宁宁表示坚决不放弃,因为她爱他。杜母将顺顺找来,让顺顺和允泽保持距离,声称不想因她让允泽和嘉琳的关系再变复杂。顺顺解释说自己与允泽只是上司下属的关系,她也只想努力工作。杜母问她还恨不恨嘉琳和孟奇,可顺顺表示现在自己只有放下。杜母见她确实看开了,于是也很满意。为了不让继阳担心,宁宁谎称家人都喜欢继阳,继阳听了放心下来,并邀请宁宁来自家做客,宁宁一口应下,却一直心不在焉的。晚上宁宁回家时,钱父叫住她,询问她与继阳的事情。宁宁不想钱父拆散她和继阳,可钱父告诉她,他其实也喜欢继阳,可是结婚毕竟是大事,他的病和学历都是问题。钱父劝宁宁跟继阳分手,毕竟现在感情还没那么深。宁宁不想和继阳分手,并痛哭起来。这时继阳打来电话和她聊天,宁宁感受着继阳对自己的关心,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,她一定要跟继阳走下去。继阳将自己和宁宁的事告诉周父,周父很开心对方能接受他的学历的病情,而且对方家庭也不介意。为了庆祝此事,两人还喝起酒来。宁宁和周父又在超市偶遇,并因为一只鸡而吵了起来。鸡是最后一只了,周父提出一分为二,可宁宁却不让给他,于是两人争执起来。为了拿到鸡,宁宁哭诉要拿鸡回家煲汤给家人喝,以劝解家人同意自己和男朋友的事。周父见她很为难,于是将鸡让给了她。允泽带了账簿来找孟奇,其中清楚的表明孟奇花了高价买了一堆过时的机器,他怀疑孟奇收了好处,可孟奇解释称自己只是公事公办,还指责允泽为给顺顺出气,而故意来找自己麻烦。允泽很无奈,可他也没有真凭实据。孟奇来酒店找顺顺,指责顺顺利用美色诱惑允泽,还让允泽来找自己麻烦。气愤之下顺顺打了他一耳光。

  顺顺指责孟奇卑鄙下流,并让孟奇别再出现在自己面前,而她也不是以前那个好欺负的顺顺了。钱母收到了继阳送来的一大盒礼物,附着的纸条里还称他们为岳父岳母。宁宁回来后,他们便责问起她来,还让她将礼物全部退回去。宁宁劝他们同意自己跟继阳,因为继阳才是自己等的人。可钱父坚持反对他们来往,钱母也劝宁宁别跟继阳在一起。可无论他们如何劝说,宁宁还是坚持和继阳在一起。孟奇回去后故意在嘉琳面前诬陷允泽,声称允泽公报私仇,怀疑自己与厂商勾结。嘉琳为给孟奇出气,想去找杜母告状。孟奇劝她别冲动,并挑拨嘉琳想办法让顺顺和允泽都离开酒店,这样她就是酒店的唯一继承人了。嘉琳跑来找杜母,为晋升考试的事向杜母道歉,还提出回公司继续工作。杜母让她先好好养身体,毕竟她还怀着孩子。这时嘉琳看见酒店的新项目企划案,于是提出参与该项目的企划。杜母拗不过她,于是同意了。宇廷带着媛媛一起出去打高尔夫,还故意靠她很近。两人吃饭时媛媛提出让邻居阿姨都来投资,宇廷装作很为难的答应,声称自己愿意为她做一切。回去时宇廷还提出带媛媛出去旅游,可媛媛想到赵磊,于是就拒绝了。不悦的宇廷故意开快了车,却正好追了赵磊的车尾。宇廷下车与赵磊争执起来,媛媛一见赵磊,便赶紧躲了起来。赵磊的合作商老王的公司倒闭了,所以他们积下的十万货款也拿不到了。没有了这笔货款,员工薪水都没法发。为了不委屈员工,赵磊前去银行贷款,并打算找老王谈谈。允泽和员工为新项目开会时,嘉琳忽然进来了,声称自己也要负责该项目,而这也是杜母同意的。嘉琳主动提出让顺顺负责该西点项目,可允泽坚决反对,他坚持让资历较深的许师傅负责。但嘉琳却坚持让顺顺负责,于是顺顺答应下来。之后嘉琳还提出让她三天内设计出三十款甜点,如果办不到,就开除顺顺。她是故意借机刁难顺顺,而顺顺也答应接受挑战。赵磊来花店送货时,得知银行贷款没有通过,于是忧愁起来。心宜在一旁见他为难,于是想去帮他。晚上顺顺独自在厨房里做着甜品,允泽过来将收集的食谱拿给她,让她借鉴前辈的经验来设计。而允泽为了顺顺,还特地将食谱中的重点标出来,好让顺顺更好的学习。继阳的礼物又送了过来,钱母纳闷起来,于是打电话让宁宁赶紧跟继阳分手,宁宁却用礼物来诱惑她,于是贪财的钱母犹豫起来。继阳带着宁宁来逛戒指店,并为宁宁买下一款戒指,两人十分甜蜜。心宜来到快递公司找赵磊,将自己借来的五万块给赵磊,想帮着赵磊度过难关。

  顺顺将精心制作好的甜点拿给嘉琳和许师傅品尝,许师傅尝完后非常赞赏,可嘉琳却嫌弃甜品没有创意,还声称其他的甜点没有一个入得了她的眼。嘉琳故意刁难顺顺,想借此开除顺顺。这时允泽赶来,提出让来访的希尔林酒店总裁肯来品尝给分。允泽和嘉琳来招待肯,并将甜点桂花荔枝冻拿给他品尝。肯声称并不喜欢荔枝,可尝完之后却十分喜欢它,并要求见顺顺当面来感谢她。顺顺用流利的英文跟肯交流,肯十分欣赏顺顺,并赞同让该甜点作为酒店的代表甜点。继阳邀请宁宁来家里吃饭,周父非常高兴,还精心打扮起来。可在见到宁宁的时候,两人顿时惊呆了,原来对方正是之前互相闹了许多矛盾的人。周父坚决不同意继阳娶宁宁,宁宁十分难堪,然后跑了出去。宇廷带着媛媛去KTV玩,几人玩的十分开心,醉酒后宇廷故意靠近媛媛,媛媛赶紧推开他,可她的心里也开始心动了。媛媛醉倒后,宇廷抱着她声称自己离不开她,还说想要为她打造一个皇宫生活,他希望媛媛可以帮他一起筑造美好生活。媛媛被他说动了,于是他趁机提出让她的投资再加码,甚至让她拿房产证去抵押拿钱。宇廷送媛媛回来,之后赵磊和安琪过来接她。赵磊心疼她,于是打算以后开车去接她,可她嫌弃赵磊的车太寒酸,于是坚决不让他来接自己。继阳劝周父接受宁宁,可周父对宁宁成见太深,他坚决不想和宁宁相处,也坚决不让继阳和宁宁在一起。宁宁很难过,她和继阳之间的鸿沟太多了。嘉琳的医院研讨会需要一百份餐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欢乐彩票网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